• 范丞丞亮相快闪店秀抓娃娃功力 现场遭粉丝围堵 2018-11-17
  • 告别“与人为敌”的城市设计,需要更多李迪华 2018-11-17
  •     “所以你就那么拒绝了她?”

        在国王们的例会上,吉安娜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满脸不忿的加林国王,**师用一种痛苦的声音说:

        “加林陛下,你应该这么做的,我们需要凋零者对于虫人的知识,我们需要他们的支援...闪光平原最南端已经出现了一个大虫巢,虫人正在酝酿战争,我们需要盟友!”

        “那我还能怎么做?”

        加林抬起头,看着吉安娜,他眼中闪耀着一抹怒火:

        “凋零者根本不是真心和我们结盟的,那个神神叨叨的女人说的很清楚了,她们恪守中立,她们认为亡灵的存在是合理的!他们和我们没有共同的敌人,在我们未来和黯刃作战的时候,他们也不会提供帮助,逢迎这样的盟友,真的有必要吗?”

        “恪守中立也比把他们推到我们的对立面更好,加林!你对亡灵的仇恨已经开始影响你的判断了!”

        吉安娜丝毫不让的紧盯着加林,在其他国王的注视下,这位**师的声音都变得尖锐了起来:

        “和黯刃的战争是未来会发生的事情,而虫人的威胁是实实在在的,那些怪物随时可以对我们发动袭击!而你却把这该死的大陆上唯一愿意主动帮助我们的人推开了!你是疯了吗?”

        “你根本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吉安娜!”

        加林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这年轻的国王大声喊到:

        “那是一种新的信仰,**师!我知道你是无信者,但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圣光的信徒,圣光指引我们战斗,让凋零者的信仰进入帝国是危险的...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们认为亡灵的存在是合理的!明白了吗?一旦这种信仰在帝国境内传播开,那些信徒也会认为黯刃的存在是合理的...他们会被信仰洗刷掉仇恨!”

        “你明白吗?凋零者的教义是可怕的...最少对于我们而言,那种教义会摧毁帝国存在的基础...你难道忘记亡灵对我们做的一切了吗?想想吧,一旦人民开始认为亡灵是无害的,那么结果是什么?”

        加林低下了头,他急促的喘息着,他疲惫的说:

        “我们就永远不可能回到我们的祖地了...人民不愿意参加对亡灵的战争,仅仅依靠我们...该怎么战胜黯刃?”

        大厅里的气氛在这一刻变得低沉而富有压迫,吉安娜想要反驳加林的观点,但她也不得不承认,加林说的是有道理的,达拉然的法师们笃信知识,将知识作为信仰,但帝国的平民却不是这样的,一旦凋零者的信仰在帝国扩撒开,那么结果是什么样,就真的不好说了。

        “加林的考虑是正确的?!?br />
        片刻之后,最年长的国王,吉安娜的哥哥德雷克把玩着手里的怀表,这是他思考时的动作,他眯着眼睛,轻声说:

        “但安娜的疑虑也是正确的,斥候们在塔纳利斯侦查的结果已经传回来了,别说希利苏斯的虫人大本营,就连塔纳利斯沙漠里的那个大裂痕里的虫人数量,也足够我们头疼的了,我只能说,单纯依靠人类,真的无法打赢这一战...而且最重要的是...”

        “在库尔提拉斯,凋零者的教义已经开始传播了,最少在被亡灵占据的德鲁斯瓦,库尔提拉斯的人民都开始转信凋零者,那些德鲁伊们确实在黑暗山区中?;ち宋业淖用?,单从这一点来讲,我就必须感谢他们,而库尔提拉斯的圣光教会在几年前,就和凋零者严格的划分了教义的分布范围...”

        德雷克的目光在眼前的国王们身上划过,他说:

        “你们理解我的意思吗?我们需要凋零者的力量,但我们同样得警惕凋零者教义的传播,而帝国本身有属于自己的宗教信仰,所以诸位,这个问题的决定权其实并不在我们手上...”

        他敲了敲桌子,对其他国王说:

        “这是个信仰界的问题,它需要教宗和大主教们点头,我们是没有决定权的,所以你们的争吵也毫无意义?!?br />
        几秒钟之后,德雷克轻咳了一声:

        “另外,加林...我劝你最好能提前做心理准备?!?br />
        “嗯?什么意思?”

        “我是说,以我对教宗和现在局势的认识,你很可能真的需要去给茉雅娜大牧首道歉了,而且你必须赢得她的原谅...说真的,你当时不该那么冲动的?!?br />
        —————————————————————

        “哗啦”

        在千针石林的某个地方,荒凉大地的地面突然诡异的震动起来,在几秒钟之后,那地面的尘土向外翻开,十几个诡异的身影出现在了夕阳照应下的大地上。

        这是十几个虫子...但并非其拉虫,它们有黑色的外表,但却穿着用特殊材料制作的轻甲,那些虫人武士手中还持有类似于虫颚的武器,而在它们的护卫中,是几个身穿黑色的,点缀着诡异花纹和银色蛛丝长袍的虫人祭司,其中有一个是**师吉安娜的“老朋友”。

        艾卓-尼鲁布的蛛魔大祭司,拆解者斯克里斯锋利的前肢里抓着一颗符文石,在它眼前的空气中,蓝色的光幕微微闪动,上面是一副粗略的卡利姆多地图,还用特殊的魔力标注出了人类帝国的疆域。

        拆解者的下半身是蜘蛛一样的结构,而它的上半身则是人形,在它脸上是一片独特的银色复眼,上次它被泰瑞昂用可怕的灵魂之力轰击的伤势已经愈合了,但依然还是在它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狰狞的疤痕,代表精神力跳动的光芒在它的银色复眼中流动,片刻之后,拆解者收起了符文石。

        “就是这里,人类的疆域...我感觉到了“同胞”的气息,看来我们得到的消息非常准确,亚基虫人帝国的另一支后裔就居住在据此不远的地方...很好,很好...”

        这阴沉的蛛魔祭司的黑色长袍无风自动,它庞大的精神力在千针石林的地表散布开,开始在人类的城市中寻找属于吉安娜的灵魂波动。

        “我们将拿回古老帝国的遗产,而它将帮助蛛魔收复自己失落的家乡...这一切,都是命运使然?!?br />
        蛛魔祭司对于精神力的使用已经进入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层次,很快,它在无形扩散的能量中传播出的信息就被远在白塔港口的吉安娜接收到了,在数十分钟之后,一扇蓝色的传送门在千针石林这偏僻的山谷中亮起,**师茉德拉,**师吉安娜和**师安斯雷姆的身影从传送门里鱼跃而出。

        “斯克里斯?我没想到,你会在这个时刻出现?!?br />
        吉安娜看着眼前被蛛魔卫士们拱卫起来的蛛魔祭司,在诺森德大陆冒险的经历浮现在了她眼前,让吉安娜用一种带着喜悦的情绪欢迎眼前远道而来的“客人”。

        “阿尔萨斯去了北风苔原,亡灵在进攻那里,他分不开身,但相信我,蛛魔朋友们,你们会在人类帝国受到国王们的欢迎?!?br />
        **师茉德拉则得体的向蛛魔祭司的到来表达了欢迎,而从未和蛛魔们接触过的**师安斯雷姆,则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这危险的家伙...不借助任何施法工具,就能将精神力扩散近百公里,眼前这个蛛魔祭司已经被他打上了“危险”的标签。

        这种罕见的庞大精神力意味着,只要这蛛魔原因,它完全可以轻松的操纵近百名平民的思维,或者是无声的操纵士兵们的意志。

        “蛛魔们从不遗忘承诺,人类朋友们?!?br />
        斯克里斯阴霾的声音在眼前的**师心灵中响起,就如同过去那样,这蛛魔祭司表现的非常坦然,它没有人类那些繁文缛节,它开门见山的说出了的目的:

        “我听说你们准备和名为“其拉”的虫人文明开战?我正是为此而来,蛛魔愿意帮助人类帝国,作为交换,我们希望在摧毁了其拉虫的虫巢之后,你们能将那些完好的,还未孵化的虫卵交给我们...”

        得到了一个盟友固然让人开心,但蛛魔的古怪用意却让三位**师摸不着头脑,**师茉德拉问到:

        “其拉虫的虫卵是非常危险的东西,按照我们的斥候收集到的那些样品,它们一旦孵化,就会成为可怕的杀手,那些被孵化的虫子没有属于自己的意识,却有残暴可怕的天性,所以我很好奇,你要那些虫卵做什么?”

        面对这个问题,拆解者脸上的银白色复眼闪过了一丝光芒,它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到:

        “我的人类朋友们,你们听说过“亚基虫人帝国”的故事吗?”

        “嗯?!?br />
        **师吉安娜点了点头,在过去今天里,她从大牧首茉雅娜那里听闻了远古的亚基帝国和巨魔帝国之战的战争。

        “但那个虫人帝国已经毁灭了,不是吗?据说其拉虫就是它们的后裔,和它们的祖先一样的凶狠,却在进化中变得更加可怕?!?br />
        “不不不,其拉虫并非亚基帝国唯一的后裔?!?br />
        拆解者在**师们心中发出了一连串低沉的笑声:

        “古老的亚基帝国崩溃之后,有三支截然不同的分支文明幸存了下来,其中一支迁徙到了世界最南端,它们在滚滚黄沙之下重建了自己的王国,还有一支消失在了文明的时间长河里,而最后一支则去了世界最北端,在严寒的风雪之下,艾卓-尼鲁布蛛魔们也拥有了自己独特的文明...”

        “是的,朋友们,蛛魔,我们...我们也是亚基帝国的正统后裔之一,我们来此是为了取回亚基帝国的遗产,但无须担忧,我们和其拉虫早已经没有了关系,现在...我们站在你们这边?!?br />
        “新的盟友,新的征程,以及属于蛛魔的...新未来?!?br />
        ——————————————————

        “瞧瞧这鬼地方!”

        带着黑色面纱的萨萨里安一边抱怨着,一边抄着手中的霰弹枪,不断的超前射击,黄铜色的弹壳砸在他脚下恶心的红色菌毯上,在他眼前,蜂鸣着从洞穴中不断窜出来的颜色鲜艳的其拉虫在威力十足的子弹轰击下,不断的被爆丑陋的脑袋,在绿色的鲜血四溅之中,虫子的尸体已经堆满了萨萨里安眼前的防线。

        而在他身边,还有十几个死亡骑士连同他们的亡灵步兵在不断开火,而在萨萨里安身后几个矮人工程师正在这小虫巢的深处布置着数目巨大的高爆炸弹。

        自从来到希利苏斯之后,在这近一个周里,维序者除了追杀到处都是的暮光教徒之外,一直在忙碌着这样的工作...

        他们也不想理会这些虫子,但问题在于,在暮光教徒扎堆的地方,总少不了这些该死的,野蛮的,恶心的,永远也杀不干净的其拉虫。

        不过好在,面对这种恐惧之物,不会害怕的死灵要比人类或者其他血肉生物更适合放开手去杀戮。

        “道根,好了没!”

        萨萨里安将打空的弹夹抽出来扔在背后的战术包里,然后从身边的鲁瑞德手里接过一个特殊的弹夹,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忙碌的工程师们,在确认炸弹安装完毕之后,这人类死亡骑士怒吼一声,将手中的霰弹枪对准了眼前蜂鸣的虫群,其他死亡骑士则齐齐后退一步。

        “轰”

        一发特制的子弹洞穿了第一头紫色甲虫的脑袋,将那怪物打的四分五裂,然后又刺入第二头虫子的腹部,动能耗尽之后,子弹上的魔纹被激活,隐藏在大号子弹内部的魔力晶石变得不稳定起来,在刺耳的尖啸声中,一团巨大的火球在这小虫巢的通道里爆开,那熊熊燃烧的火焰将周围的一切都吞没了。

        在刺鼻的硝烟中,维序者的突击队盯着烤肉味的虫子肢节冲出了虫巢,在他们身后是愤怒的其拉虫群,萨萨里安回头又射出了一发爆炸子弹,在第二颗火球冲天而起的同时,小虫巢深处的炸弹也被激活,在脚下地面疯狂的震动中,在突击队身后,一道粗壮的火柱几乎是冲天而起,将整块沙地连同那些来不及逃跑的虫子尽数淹没。

        “呸”

        在震动稍缓之后,萨萨里安吐出了嘴里的沙土,他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退下来的弹夹,那造价惊人又威力十足的爆炸子弹只剩下了不到5发。

        “见鬼,2000金币就换来了一堆毫无意义的虫子尸体!”

        人类死亡骑士拍打着手臂上点燃的火焰,他晦气的骂了一句,然后整个突击队都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返回他们在希利苏斯沙漠里的营地,而就在这时候,一名在外围警戒的牛头人机枪手突然高喊道:

        “队长!那边有个人!他看上去需要帮助...好像是个精灵!有些虫子在追他!”

        “嗯?精灵?在这个地方?”
  • 范丞丞亮相快闪店秀抓娃娃功力 现场遭粉丝围堵 2018-11-17
  • 告别“与人为敌”的城市设计,需要更多李迪华 2018-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