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范丞丞亮相快闪店秀抓娃娃功力 现场遭粉丝围堵 2018-11-17
  • 告别“与人为敌”的城市设计,需要更多李迪华 2018-11-17
  • 上海快三走势图 > 开海 > 第五十四章 库存
        骄兵悍将回来咯!

        得陈沐召唤,扫清宿雾岛、班乃岛的林阿凤与攻略班乃岛的齐正晏等人一道回还马城,大部分兵马还驻扎在班乃岛,各自带随从一路回还,留邵廷达率主力旗军驻守岛屿。

        议事之前,自然是对有功部下的赏赐,功勋自然要回报给皇帝,不过朝廷封赏是一回事,陈帅封赏是另一回事。

        “林凤此次为居首功,地图在这,班乃岛上,把你在台湾的部下家眷接过来,陈某以皇帝诏书赦免他们,而你们则继续为朝廷效力?!?br />
        往吕宋移民不是说着玩的,大明百姓就算饿死,都少有愿意背井离乡,更别说远渡重洋了。何况现在的大明,至少广东是饿不死的,现在广东的雇工吸引了大量来自其他省的贫苦百姓,他哪里还有别的力气去移民过来。

        最好的机会,就是趁现在林凤立功,把他们的家眷弄到这边,依然以大明百姓的身份生活着。

        当然,陈沐没忘记多提一句,道:“林首领,我知你家大业大,算五千六百家,不要再多,多了那个岛也养不起,授你班乃指挥使,准划四万亩军田、一万亩海田?!?br />
        “让你部下家眷在班乃岛休养生息,准你在岛上开厂造船、养马捕鱼、挖矿制糖、伐木碾米,每年两季向南洋衙门交付各类收成五成,你可愿意?”

        林凤都呆了,没见过人扒皮能扒得像陈老爷这么轻松自如的,明明是招来一大堆白干活的奴隶,偏偏说的像赏赐一样。叱咤风云的海盗头子面对走上正轨的希望,像个疲惫的老农张手掐着骨节算了算,摇摇头。

        “陈帅,四万亩军田,就算一年产出十二万石米粮,交你六万石,还剩六万石,养活五千六百家?!绷址锛枘训赝虺裸?,道:“养不活!”

        陈沐眯着眼睛笑了,“不懂了吧,这没农时,随播随种、随种随收,一年种米能熟三季;所以你只需三万亩军田就能种出十二万石米粮,剩下的种甘蔗之类的东西,能做糖;除了糖你还能挖矿、能捕鱼、能造船、能伐木,这些东西都能与本地人换米?!?br />
        “养活自己,绰绰有余,陈某不是把你们折腾到班乃岛求活的,五千六百家军余人数已过万人,难道还不能让班乃岛物尽其用吗?”

        陈沐看见林阿凤的眼睛亮了起来,连忙补充道:“从授予你班乃指挥使起,你就是朝廷四品武官,需约束手下,非战事不得再行抢掠之事,尤其不得役使当地百姓?!?br />
        “可以雇佣,但不能欺辱?!?br />
        班乃岛上的本地人不少,要是林阿凤发挥起聪明才智,这地方养活他们绝对没有问题。

        至于齐正晏、隆俊雄的部下,由于多是倭人,赏赐则重银钱甲具,锁甲扎甲还有火绳枪,赏下去不少。

        待赏赐结束,亲信都被屏退,室内只剩陈沐、林阿凤、齐正晏、隆俊雄四人。

        他们这才将目光望向桌案上摆放的日本地图,这地图就太糙了,总共的地方不大,还极其模糊。既没有山川地形、也没有城磐位置,仅仅是个轮廓而已。

        不用说,齐正晏画的。

        他虽然在日本待的时间最长,但没有系统学过制图方法,制图方法在陈沐率旗军北上路途中才由邓子龙教授出去,但那时齐正晏已经远走日本很久,来不及学习。

        “这个地方是九州,上面都有谁,能与谁搭上关系,能搭上关系里面谁最弱,谁最喜欢贸易?”

        齐正晏看着地图就笑了,长崎就在九州岛,那是他最早登陆的地方,笑道:“九州有大友、岛津、龙造寺三家最大,里面岛津最弱,他们也最喜欢贸易,他们和琉球、葡夷贸易最多,还能自己制作鸟铳?!?br />
        岛津最弱?

        陈沐印象里九州应该是岛津最强??!

        “那么,谁能帮我们攻打毛利?”陈沐的手向地图右侧挪了挪,挪到尼子家故地如今属于毛利的土地上,道:“你可以再去联络那个山中鹿吧,我们帮他们打下尼子家故地,石见银山,有问题么?”

        齐正晏想了想道:“如能打过毛利,银山的一部分应当在情理之中?!?br />
        “不,不是一部分,是全部?!背裸謇硭比坏刂迤鹈纪?,张开手道:“五年,我要整个银山开采五年,由我的人手、我的技术、全封闭地开采五年,这五年里,你会源源不断卖给他们一些军械、丝绸、布料甚至食物?!?br />
        陈沐抬手道:“不是白给,要交钱的?!?br />
        “如果是这样,他们应当也会答应吧?!?br />
        陈沐摊开手,满足了。

        五年当然不可能把石见银山挖空,当然也不可能得到陈沐所想要的。

        但五年之后石见银山可以换个主人啊。

        “说说大友和岛津?!?br />
        “岛津是萨摩的穷鬼,前两年才刚统一萨摩,穷山恶水出刁民,一心一意做贸易,但本地出产很少;大友要好得多,和葡夷关系打得火热,葡夷把那些废旧兵器卖给他们,比如国崩?!?br />
        齐正晏对岛津的总结有些出乎陈沐意料,接着就听见国崩这个新词汇,问道:“国崩是什么?”

        “大友家的叫法,其实就是葡夷贩子把从濠镜私下购入的大佛朗机贩到博多去了,叫国崩?!?br />
        陈沐挠挠脑袋,一脸茫然,“他们怎么会买得到大佛朗机,卫所流出去的?”

        “早年的事,从哪流出去的属下也不知道,看模样是大佛朗机没错,葡夷的佛朗机都是小的,我就见过咱有大佛朗机,大友家的国崩跟那个一样?!?br />
        陈沐搓着手脸上露出难办神情,“这就不好弄了,岛津有鸟铳、大友有佛朗机,好东西不想卖、坏东西人家有……对了,你说那个龙造寺呢,鸟铳、佛朗机,他有没有?”

        齐正晏想了想,缓缓摇头,道:“好像是没有?!?br />
        啪!

        陈沐拍掌道:“好极了,去和他们三家都联系一下吧,岛津穷,我们把丝绸之类的东西卖给他们;给大友卖点火绳鸟铳,找濠镜的主教让他帮个忙,说动大友以后帮尼子家打一打毛利?!?br />
        “最后,把火绳鸟铳卖给龙造寺,好极了?!?br />
        陈沐搓着手兴奋非常,道:“库存的火绳鸟铳,这就差不多能清干净了!”
  • 范丞丞亮相快闪店秀抓娃娃功力 现场遭粉丝围堵 2018-11-17
  • 告别“与人为敌”的城市设计,需要更多李迪华 2018-11-17